返回

文学作品

导航

中秋感怀

发布时间: 2020-10-14 08:34:26   作者:范瑞琴   来源: 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原创   浏览次数:

中秋节至,商家们早早将各种美味的月饼摆放橱窗,让喜吃月饼者欲罢不能,我也是其中之一。每遇此时,我竭尽所能将各种味道的月饼品尝一回,再从中挑选几种合口味的买回家,让家人品尝,今年也不例外。我把月饼给公婆和母亲送到家中,母亲一声不吭,默默地挑选了几块放到了父亲的遗像前,嘴里念念有词,希望父亲在天之灵能够品尝到月饼。

转眼间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一年有余,“团圆”二字只能在心中默念。父亲的缺席让整个家庭蒙受着一层抹不去的阴影,母亲对父亲无声的思念牵扯着我,它就像瘟疫,时刻吞噬着她的心。思念浸在满头的白发里,刻在爬满褶皱的脸上,印在步履蹒跚的脚步中,爬满粗糙的双手上,烙在她衰竭的心脏里。父亲临终时未能与母亲说上一句话,这始终是她心中过不去的坎。她没想到父亲会一病不起,没想到父亲的病会无药可治。她有许多疑问,有许多遗憾,却无从谈起,无人可谈。她总在说村里那个人和父亲一样吐血,人家到省城医院三四天就痊愈回家了,可是父亲怎么就没救呢?我听着母亲那一声声痛苦的呻吟,瞧着她因彻夜难眠而深凹塌陷的眼睛,满脸皱纹和骤然间增多的白发,感觉一夜间母亲就老了许多。

母亲心里的煎熬,我看在眼里疼在心上。父亲周年时,她告诉我想去坟上祭拜,可按习俗却不允许。我直接答应了,这是母亲聊以慰藉的方式。母亲尽心竭力、亲手制作祭拜要用的东西,她知道父亲喜欢什么。父亲喜欢躺在床上用收音机听广播,于是她做了一个精致的收音机,还从里到外穿上线,接通电路,她说,还得有天线,否则父亲接收不到信号。父亲是个讲究人,总爱收拾干净才肯出门。她就制作了一个金色的挎包,外部还粘贴了她自制的红旗牌商标,里面放了父亲爱看的书、报,还放了大小不一的钱币、水杯、雨伞……母亲想得头头是道,这是我们所不能及的。

母亲的细心让我想起了父亲生病后的那段日子。父亲术后不方便进食,母亲怕他噎着,就把面条切得比挂面更细更薄,短得只有五厘米左右。一次,我回家看望他们,自告奋勇给父亲做饭。我做好饭,母亲说我切的面条太粗了,父亲咽不下去。母亲又重新做了一碗。看着他们,我的心被狠狠揪了一下,吃饭这件稀松平常的事对父亲来说却如此艰难,母亲就这样细心为父亲做着一切。在她的悉心照顾之下,父亲不仅能下地干活,还能多吃饭了,我们都以为父亲痊愈了,没想到病魔早已侵蚀他的身体。一天早上,父亲晕倒在院子里撒手人寰。

现在只要逢年过节,我总会想到父亲,想到他们在家期待着我回家团聚的时刻。这个中秋,我又想起父亲的笑容,迫不及待地拿起包,启动车子,转动方向盘,飞速开上了回家的路。

母亲,我要回家与您团聚。

(作者单位:山西焦化财务部)

责任编辑:芦少华
晋公网安备 14010902000081号
版权所有: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